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高冷的雌母 1-6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高冷的雌母 1-6
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20-1-10 07:32 编辑 第一章  叮铃铃……  下课铃声终于响起来了,廊里顿时充满了学生走动说话的声音。试卷、补习、考试成了新一代压在广大高中生身上的三座大山,所以每到放假的这个时候,周大部分都囚禁在教室的学生犹如脱缰的野马,有的沖到网吧和好友开黑打几把撸啊撸,有的和自己的男女朋友性福的约会去了……  而我呢,就和这些「逃犯」的心情一样,抓上自己的书包,就往校门口跑去。不过,要是有人细心观察的话,我的下面早已支起了帐篷,因为我知道,家里有条母狗正等着我去调教,此时我的心里不停的催促着我,只有一个念头——回家。  十分钟后,我已到家门口,天空也慢慢暗了下来。上周刚过完中秋,憋了一个酷暑的雨季就降临在这片大地上,我远远的看了看天际,乌黑厚重的云层就像锅炉一样压在整个城市上空,里面时不时传来雷鸣低声的咆哮,今晚看来注定是一个暴风雨夜。  「吱」我打开房门,映入眼帘便是及其刺激眼球的一幕,白花花的屁股正高高对着我,由于它的主人正跪在冰冷的地板上,头和肩膀杵在地上,所以两个健硕的大腿之间,便夹出一个桃心般肥嫩可口的肉穴,似乎感受到我灼热的目光,幽深的洞口也吐出几丝晶莹的露水,它正在赤裸裸的向我发出挑衅。  「嗯……」它的主人不满的轻哼了一声,我才回过神来,迅速锁好身后的门。  「咳咳」我咳嗽两声以掩饰内心的躁动,故作镇定的说道:「妈妈,我回来了。」  地板上的女人听见我的声音身体打了一个颤,她似乎是很不情愿,亦或是很难为情,依然跪在那里一动不动,只是把头埋的更深了,就像鸵鸟一样。  我死死的盯着她那肥硕的屁股,鸡巴此时正极速充血,硬的发疼。我深吸了口气,捏紧了两个拳头,不停的告诫自己:要想彻底征服这条母狗,此时必须要保持冷静。  我慢慢的走到了她的身前,窗外的天空晦暗无比,客厅吊灯发出昏黄的倾泻在女人身上,却有一股暧昧的味道,长发简单的被扎成一束,脖子上的奶白从背部一直延伸到了屁股,纤细的腰肢与宽大的臀部不成比例,真是一个完美的炮架子,看着看着,我的鸡巴又硬了几分。  「呼……」  刮大风了,外面似乎有无数个妖魔在作乱一样,屋内的两个人此时此刻的内心深处也在苦苦挣扎。  我想立刻用我又黑又粗又大的鸡巴操翻眼前这个女人,但是理智又在告诉我不能功亏一篑。而地板上的女人是神圣的教师,更是我的母亲,因此她不能像肆无忌惮的妓女一样渴求我的鸡巴。  命运?欲望?每个人都在等待上天的救赎。  站了一会,我的大鸡巴想要沖破裤子的牢笼,它明白无误的向我发出咆哮:我要发泄!  我想不能再等下去了,一刻也不能再拖下去,「妈妈,你这是在干什麽?」我对着地板上的女人冷冷的说道。  妈妈并没有回答我,只是抖动了下肩膀,我早已预料到她不会说话,毕竟亲生母亲脱光跪在地上,向自己的儿子撅起她那个肥美的屁股,这样毫不羞耻的行为又回答什麽才能讲得通呢?更重要的是如何该说服自己呢?  「妈妈,你知道街边那母狗发情时的样子吗?」我带着几分戏谑的口气说道,「就和此时的你一模一样。」  妈妈似乎很不喜欢我说的话,或者我说的过于直白,她扭动了几下身体表示无声的抗议,看着底下的大屁股也随着扭动,我越来越口干舌燥。  忍不住了!  我蹲下身来,双手慢慢伸向渴望已久的肉体,我的心在剧烈跳动,双手也在颤动。似乎感受到我要做什麽,女人也缩紧了全身上下的肌肉。  此时外面的风越吹越大,「呼啦」一股强风打在了窗户上,发出一声震耳的声音。  终于,悬着的心放下了,我的双手已经触碰到妈妈光滑的后背,感受到她紧绷着的肌肤,我缓缓的抚摸着,安慰她的那颗紧张无助的心,还有填满她深藏着的空虚。  我的左手缓缓向下探去,一大片的滑腻瞬间填满指缝,朝思夜想的大屁股终于再次被我握在手中,我激动快说不出话来,似乎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了左手,就连妈妈身下的异动我也没有察觉到。  「多麽性感的屁股。」我感叹到,「长这麽一个厚实肥大的屁股,妈妈,你是想勾引我吗?」此时的我就像一个在市场对商品评头论足的顾客一样。  看着妈妈耳根红了,我知道这是她动情的象征,我轻笑了几声,右手也毫不留情的侵入她的胸部,当覆盖上妈妈肥腻的奶子时,她全身全身都放松下来。  「妈妈,你的奶头都发硬了,」我拇指和食指夹着妈妈的奶头,手掌搓着饱满的奶子,我不屑的说道,「还不承认,你已经发情了。」  妈妈将头埋的更低了,咬着胳膊,所有的宣泄和呻吟都被困在喉咙里,只是发出阵阵发颤的鼻音。  「哼」我轻轻哼了一声,舒展下身体,左手开始揉动妈妈肥大的屁股,右手也抚弄曾经哺乳过我的奶子,随着双手的力气越来越大,妈妈身体的抖动也越来越大,阵阵鼻音就和发情的母猪一样越来越渴求交配。  「妈妈,你为什麽这麽贱,要向自己的亲生儿子撅起你下流的大屁股?就这麽想挨操吗?」  手上的力气不觉的增加了几分。  「呸,你简直是条不知羞耻的母狗!」  「轰隆」一道闪电划过,瞬间照亮了整个屋子,妈妈的声调突然变了,刚刚被压抑的喉咙一下放开了,只是呻吟中还夹杂着哭声。  「呜呜呜」羞耻感与违背人伦的快感同时折磨着妈妈,一时找不到宣泄的出口,妈妈情不自禁的哭了出来。  肥嫩的花瓣冒出股股淫靡的气息,发出一个个交配的信号,刺激我的鸡巴越来越粗壮,我咽了几下口水,左手沿着妈妈屁股的曲线,避开马上属于我的禁脔,到达大腿根部,触手之处一片冰凉湿滑,我知道妈妈已到崩溃的边缘。  这时我的双手突然停了下来,妈妈的身体也跟着停止抖动,哭声也变小了。  我盯着底下的妈妈,就像猎豹在草丛中对自己的猎物伺机而动。  等了一小会,妈妈终于按耐不住,不满的扭动自己的身体,发情的大屁股和奶子正在慢慢摩擦着我的双手。  「妈妈,还要吗?」  楞了足足10秒。  「嗯……」微不可闻的一声,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瞬间挂在我的嘴角。  「想要的话擡起头来,妈妈。」我缓缓说道。  妈妈慢慢擡起头来,精心的装扮被泪水和汗水弄花,精致的面容难掩一丝憔悴和急切。妈妈两眼泪光的望着我,委屈的撅着小嘴。  两月未见,看着母亲熟悉的面庞,我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成功了,此时此刻我如果有任何半点心软,那麽我将万劫不複。柔和的目光逐渐冰冷下来……  「妈妈,成为我的母狗吧!」一字一句几乎是从喉咙里扣出来的。  「燕小鑫,你休想!」妈妈知道我想要什麽,不等我把话说完便恶狠狠的打断道,「什麽母狗的,我是你妈,你能不能不这麽粗鲁。」妈妈咬着嘴皮,恨恨的盯着我。  「妈妈,你刚才难道一点都不快乐吗?只要你把身心全部奉献给我,成为主人我胯下的性奴,我就会让你永远做个真正的女人。」我逼问道。  「哼,不稀罕,我刚才一点快感都没有!还有再说一遍,不要和妈妈这麽说话,」妈妈高昂着头,瞪着我。  「是吗?」  ……  「嗯……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。」  「那这是什麽?」我把左手摊开给妈妈看,「上面全是你骚逼里流出的淫水。」  妈妈脸红了,别过头去,我一步步进逼,「妈妈,别不承认了,你就是想要儿子我的大鸡吧狠狠的蹂躏你,就像上次在你的床上一样,你的身体却比你的嘴巴要诚实的多。」  妈妈听到我说上次在她的床上时,两个大腿不禁抽动了一下,妈妈的脸更红了,头也放低了些,显然妈妈这个小动作被我快速的捕捉到。  「要不这样吧,接下来要是你忍住不高潮的话,我们就回到正常的母子身份,要是你敢高潮,哼哼!」我冷笑了几声。  「我是你妈,对我尊重点」妈妈回击道。  「这麽说你同意了。」妈妈沈默了片刻,微微的点了下头。  「那就好。」我的双手在爬上妈妈的屁股和奶子后又开始活动起来。  久违的快感像潮水一样袭来,妈妈的身体逐渐火热起来,在欲望和理智的漩涡中不停的挣扎拉扯,一个念头突然奔出了妈妈的心头——去他妈的伦理道德,就这样当儿子大鸡巴的禁脔也很好啊。  ……  「成为我的母狗吧,婊子!」我吼道。  「轰隆」又是一道闪电划过,瞬间的光亮之间,妈妈清醒过来,擡头看到我就像一头饿狼一样死死的盯着她。  「你这个禽兽!」妈妈咬牙切齿的说,锐利的目光似乎要把我千刀万剐。  瞬间的沈默淹没了整个房间,空气也顿时凝固住了。  我毫不退让的反盯着妈妈,同时手臂上的肌肉开始加速用力。妈妈死死的咬着嘴皮,身体却不随意誌像筛糠一样抖动起来。  于是,滑稽的一幕便出现了,妈妈光着身子,跪在地上,强硬的瞪着我,而作为儿子的我正侵入到母亲最私密的地方。  我明白妈妈此时更加的强悍都是崩坏更彻底的前奏,因为母亲身体深藏已久的秘密早已被我偷偷发现。在一堆火药面前,只差一点火星就能彻底的引发大爆炸!  「啪!」  我一巴掌用力的打在妈妈雪白的大屁股上,吼道:  「母狗!」  「轰隆」一道惊雷又划破天空!  妈妈强烈抖动的肉体突然停了下来,就像海啸一般,不停积蓄力量,越来越大,直到毁灭天地!  「啪!」又是一巴掌,  「婊子!!」  妈妈此时高昂着头望着我,却早已没了刚才的锐气,眼神一片混沌,牙关也慢慢松开了。  「啪!」最后一巴掌,我声嘶力竭的吼道:  「肉便器!!!」  「轰隆!」电光火石之间。  「去他妈的伦理道德,老娘只想要这种快乐!」一大股透明的水柱从妈妈肥熟的屁股极速飙出,直直的打在我的手上。  「吼……」就像一头母兽发出一声低沈的吼叫。此时妈妈的目光再次锐利起来,死死的抓住我不放,嘴巴大张着拼命的吸着新鲜空气,猩红的舌头打了  结一  样,整个吐了出来,身体也再次剧烈抖动起来。  「你输了,妈妈!」我把左手上的淫液放在妈妈面前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  妈妈似乎还不肯甘心,回光返照的瞪着我,我只是以胜利者的身份冷冷俯视妈妈的眼睛,在眼神的最深处,我看到了深埋着的最原始的情欲。似乎什麽秘密被发现一样,妈妈挣扎着想远离我的双手。  我右手覆盖在妈妈的后脑上。  我大声命令  「成为我的母狗,妈妈!」  震耳欲聋的一句话沖破了妈妈所有的防线。  放下所有抵抗,放下所有包袱,放下所有伪装,放下所有的所有,去迎接新的一天。  儿子,主人!  妈妈随着我手掌上的力气,深深的低下了曾经高昂着的头。  「轰隆!」这样不可思议的一幕被瞬间照亮。  整个屋子里,地上的淫液,肥大的屁股,雪白的肉体,颤抖的双腿,屁股上鲜红的掌印,冒着热气的骚逼,地板上被驯服后的母兽,雌服在男人手下高傲的头颅……  妈的,终于成功了!此时的我早已喜极而泣。  窗外的雷声逐渐远去,我的思绪也飘到了一个月前……